深圳拟修订网约车管理办法,8 月 1 日起只允许纯电动车辆注册
发布时间:2018-06-13

       据《深圳商报》7 日消息,深圳计划于 8 月 1 日以后只允许纯电动车辆注册为网约车。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将在接下来不到两个月内,修订《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

       深圳市的这一决定可以追溯至上月初发布的《2018 年“深圳蓝”可持续行动计划的通知》,正是该通知提出出租车纯电动计划,管理对象包括深圳市出租车(街上扬招车)和网约车。8 月 1 日以后,已经申请注册成网约车的燃油车、油电混合动力车仍可继续拉客,直到 2020 年年底它们网约车运营证到期后就不得再续期。

       根据深圳市交通委测算,届时全市将有 20000 余辆非纯电动网约车集中“退役”,深圳计划提前制定车辆分批退出计划,降低集中届满影响出行;提前发布纯电动网约车招募计划,有序补充网约车运力。

       其中的问题在于,深圳拟修订的网约车管理办法,是 2016 年年底颁布、至今实行期刚过一年半。当时提出的燃油车轴距超过 2.7 米、排量 1.8 升的车辆准入标准,基本就把车辆下限定在售价 15 万元以上的 B 级车(如大众帕萨特等)。

       广东地区比较常见的丰田车型如卡罗拉、花冠等均被排除在外。原本作为通过调动社会闲置车辆资源从而提高运输效率的网约车,被迫变相成为中高端打车服务,这本就打压一部分非全职司机的积极性了。

       与此同时,政府部门不事先准备好一部相对完善的法规(甚至大部分时候都是暂行、试行的管理办法),而试图通过频繁修订来扩大监管面,也在增加守规矩的成本。

       南开大学副校长、曾任该校法政学院院长的朱光磊教授曾经提出,政府的“单边主义” —— 就是一切由政府说了算,很少让其他主体参与到政府工作中来 —— 这很容易导致政府的一些决策偏离公众利益,也容易导致政府工作缺乏连续性、随意性强,从而损害政府公信力。

       “事实上,取得公众信任的公共政策、政府行为等应该是政府与公众双向互动的结果,尤其是在制定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政策时必须提高公众参与度,听取公众意见。”朱光磊说。

       另外,《广州日报》去年年底的报道指出,当时深圳已有 9 家平台获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发放网约车证超过 1.5 万张,持证网约车司机人数超过 1.9 万。这意味到 2020 年,很可能深圳绝大部分网约车都要退役。

       至于现在在役的 7500 辆燃油出租车,深圳拟出台激励政策,在今年年底前更换为纯电动车,基本实现巡游出租车纯电动化。为配合车辆电动化举措,年底以前,深圳还将新建出租车快速充电桩 5200 套以上,并在全市住宅区新建充电桩 5000 套以上。

      (文章来源:好奇心日报